2017年3月29日

推薦情緒繪本《手不是用來打人的》

書名很清楚《手不是用來打人的》。雖然書籍名稱看起來像是要說教,但這本書很輕鬆的表示,手可以用來打招呼,交到朋友。手可以招車擋車,讓行人更加安全。用在某些地方,還會引來笑容。

《手不是用來打人的》書籍封面更是俏皮可愛,顯示雙手是可以用來跟別人玩樂,給別人幸福的愉悅的感受呢!!


為什麼小孩子會動手打人?因為小朋友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行為,但這不代表他們可以打人。手的功能很多,可以引導孩子說出手的功能。


孩子可以看圖說故事,也可以延伸說出更多溝通意涵。


這本書用簡單明瞭的方式,教導幼兒『孩子動手打人的時候,溫和而堅定地說:手不是用來打人的』。陪伴孩子正確的觀念話不必多說,溫柔且堅定即可,是吧!!!

2017年3月27日

不是五月天惹的禍!! 關於固執於五月天演唱會破壞常規的QA

Q1: 我是個中學老師,請問花媽,有學生家長因為孩子要聽五月天的演唱會,而幫孩子請假去參加演唱會,家長親自幫孩子請假影響考試,告訴學校我孩子有身心障礙受特教法保障? 您可以提出您的看法給我建議嗎?
照片取自五月天臉書

A1: 如果此事相對於請假或影響考試,對孩子的人生有比較長遠的正面影響,我會認同。

但對親子也會要求負責承擔對學習該有的責任與補償,否則離開特教體系,他還是要面對一般社會的要求。18歲之後還是要承擔法律刑責。

但迷戀偶像不應該成為要脅的要件。今天孩子以五月天為藉口,明日將以其他代償出現,類似網路成癮之類的依賴。

請帶著期盼和祝福說話。意見比較容易被接納!也感謝老師您對孩子的關心,孩子多一分助力,就有多一種可能。此時我想跟孩子一起聽《出頭天》,想想這首歌『永遠等待那一日,咱可以出頭天,人生不怕風浪,只怕自己沒志氣~~』可以帶給孩子的可能~~


Q2: 我是孩子一個輕度自閉症孩子的父親,孩子現在念高中,由母親監護。但若適逢五月天的演唱會,母親會破壞協定,讓孩子不必回我家,讓他可以去聽演唱會。

之前已經好幾次了,五月天在高雄,她也陪孩子去高雄,孩子的媽說,如果不讓他去聽演唱會,孩子就會大吵大鬧,請問我要如何停止孩子這種不符合規範的行為?

A2: 您辛苦了。看到孩子的執著破壞常規,可以懂得您的憂慮。這件事得分成兩個層次處理。一個是關於母親的教育態度,這部分我收到的訊息太少,難以給出看法。但第二個關於孩子的態度,甚至是自閉症孩子的固著,我們可以長期有耐心的陪伴。

一般孩子喜歡偶像,可以鼓勵孩子向偶像學習,也可以陪伴他們看到偶像在無數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的成功要素,以及努力的過程

五月天最近的公德示範,五月天發言:「我們不接受亦不承認任何形式之夜排順位及代排行為。」甚至派出20名工讀生在現場輪班清場,就是要讓黃牛消失。」就是陪伴孩子心智成長的好例子。

五月天1999年正式出道,由主唱阿信、吉他手兼團長怪獸、吉他手石頭、貝斯手瑪莎及鼓手冠佑組成,出道前鼓手換了3人。回顧五月天樂壇紀錄,出道1個多月、僅1張專輯,就在台北市立體育場舉行「第168場演唱會」, 他們努力了什麼?


演唱會從幾百人,1萬人、5萬人再到10萬人,五月天是怎麼做到的? 你欣賞他們什麼地方? 你怎麼看待五月天? 你希望他們怎麼看你? 你想成為怎樣的歌迷?  是否都值得討論?

五月天的成功可以是孩子的典範,不要流於孩子吵鬧的藉口如果已經成為孩子的藉口,請以漸進方式讓孩子們看見五月天的信守承諾。就從現在開始讓孩子以五月天為動機,建構看到偶像可以為的能力。

引用五月天石頭,身為一個父親的叮嚀: 如果我的音樂真能改變些什麼,我希望會是從成軍二十年後的這一天開始,聆聽我音樂的你們都擁有不打擾別人的能力


以上這兩個問題,回答也許不盡人意,但我想再談我曾經看過報導,五月天也有自己的偶像。主唱阿信曾經說,張雨生是他們從小到大的音樂偶像,不論是張雨生對音樂的堅持,文字創作上對生活、社會的檢討,都是啟發。所以他們曾經透過演唱會對他們的偶像張雨生致敬,我個人覺得這是對偶像的最大敬意。

張雨生影響五月天,五月天又影響新世代的歌手以及難以數計的聽者。就如同家族的傳承,代代影響。也許也許可以從這個關點跟孩子們對話看看,可以怎麼表現出對偶像的敬意?

(影片說明,五月天唱出對偶像的懷念)

另外補充說明,有自閉症孩子因為熟讀迪士尼動畫,而產生語言溝通能表達的好例子哦!  推薦電影《動畫人生》自閉症孩子學習溝通的好教材

另外說說我的偶像是鳳飛飛,我曾經告訴自己有朝一日我要以相當的高度,來採訪鳳飛飛女士。雖然我這個心願沒有達成。鳳飛飛女士就過世了。但我仍持續做一件事情,在我寫的每一本書裡面都有寫進去鳳飛飛女士的名字,讓她的風範得以持續流傳。

我國中階段,父母曾跟著我們一起聽鳳飛飛的歌聲,聽到鳳飛飛三張「台灣民謠系列」的歌聲,父母跟我們幾個子女說起他們那年代的歌謠的美好回憶,談到日據時代台灣歌謠的艱困背景和歷史傳承。我父母是如此和我分享我的沉迷跟嗜好。
(影片說明,蘇打綠青峰以創作表達對偶像的敬意)

 但我自己蒐集海報雜誌唱片,都要用自己的零用錢。交筆友也會變成家裡其他成員的朋友,喜歡偶像也強大了我的生活獨立能力,除了基礎寫文能力,更讓我後來可以在高中,有能力獨自外出去嘉義會筆友。

身心障礙尤其是自閉症孩子的固執,因為本人不具備良好的理解溝通能力,所以對於陪伴者教學者家長老師都是極大的考驗。陪孩子適性拉長時間處理,讓我們一起努力!!


...............................
延伸閱讀


2017年3月26日

【同一個星球,同一套律法,同樣的愛與尊嚴】-推薦《自閉群像》感謝吳明益老師授權轉載

【同一個星球,同一套律法,同樣的愛與尊嚴】-感謝吳明益老師授權轉載

今年我閱讀的非虛構作品中,讓我幾個月間反覆思索、
追究細節,並且對創作深有啟發的是史提夫‧希伯曼(Stephen Silberman)所寫的《自閉群像》(The Legacy of Autism and the Future of Neurodiversity)。
 
在這本書裡,詳述了自閉症發現的過程,並且將它置於醫療史、社會發展史、戰爭史與藝術史中,呈現出人類對這些「不符常規之人」的態度變化。
 
自閉症有時被視為一種生理疾病,有時被視為精神或心理疾病;有時被認為是遺傳,有時被認為是教養問題。更曾有人判斷是污染導致、或者是施打疫苗所引起的。自閉症也因為定義不易,族群人數先被低估,而後被高估,導致現在許多人也會宣稱自己是「亞斯伯格症」人格之一。
 
這本精彩絕倫的書裡充滿了各種悲傷案例,阻擋你讀得太快,避免你遺忘得太快。
 
 
自閉症在1930年代才漸漸由亞斯伯格與肯納注意並且展開研究,在二戰期間就無奈地變成許多政府「優生化」所欲去除的對象。在當時收容機關不但以對待動物的方式虐待這些「該被世界淘汰」的孩子,甚至刻意不提供足夠的食物讓他們營養不良餓死。
 
自閉症研究初期在到底是先天認知障礙還是幼年心理創傷之間拉鋸,各界醫生都提出了自認為有效的「矯正與治療」方法,他們都認為這些不正常孩子的外殼底下應該有一個「正常的形貌」,矯正(或治療)是為了讓那個「正常的」孩子顯露出來。
 
於是,有的醫生施以維他命補充某些自閉兒「可能缺乏的要素」,有的醫生歸罪於「冰箱父母」(也就是冷漠失職的父母所導致);有的醫生開立過量的調整內分泌藥物,而最駭人聽聞的是以「訓練」和「制約」來改變自閉兒的行為。 
 
「訓練」和「制約」都是行為主義者的招牌用語,那是用來描述訓練動物回應特定刺激的過程。UCLA的艾瓦爾‧羅瓦斯便是宣稱可以將操作制約用於人類身上的心理學家之一。他是從納粹虎口中逃到美國的人,靠著苦讀獲得學位。他一開始的出發點是善意的:一個不與人說話、不跟人眼神接觸、不玩玩具的孩子,當時最終的命運就是被送進州立醫院度過餘生。他想,難道我們沒有辦法幫助他們,讓他們看起來更能被社會接受?
 
當時有一派學者認為,自閉症(彼時稱肯氏症)是一種早發型的精神分裂症,所以可以透過「酬賞──增強」的方式矯正行為。羅瓦斯相信此一學派的研究,他創造出一種稱為「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簡稱ABA)的方式來矯治自閉兒。
 
他將行為切割成許多小動作,不斷重複一一制約,比方說教孩子擁抱,給予點心當做酬賞,漸漸地停止酬賞,增加擁抱的時間,如此一來便會讓孩子「學會」擁抱。他與另一位自閉症研究者林姆蘭合作(林姆蘭自己的兒子也是自閉症者),鑽研對自閉症的治療法。
 
事實上,讓自閉兒融入社會有兩條路:一是從修正法令,或是從改變社會文化下手,簡單地說就是「改變社會,讓社會更包容」。第二條路則是如羅瓦斯與林姆蘭做的:改變自閉症者。
 
羅瓦斯的一個重要實驗對象,是名為貝絲的自閉兒。羅瓦斯以教她音樂開始,並且在她一起歌唱時施予獎賞。第一階段很順利,貝絲變得開心,會唱歌了。但為了讓這行為深入貝絲心中,還要進行第二階段的「削減」。也就是貝絲唱歌時,大人們不再給予獎賞或鼓勵,她仍能保持此一行為。孰料貝絲開始自殘。羅瓦斯「不懂」為什麼貝絲的行為和自己的理論不合,陷入長考。不過一回貝絲自殘時選擇用頭猛撞鐵櫃的邊角,他突然靈光一閃,決定加入「嫌惡刺激」。沒錯,他揍了貝絲。幾次之後,果然貝絲不再撞頭了。
 
但行為學者史金納早在《科學與人類行為》裡指出,嫌惡刺激雖然有效,但往往在停止懲罰後,行為還會反撲。因為懲罰造成的是恐懼、羞愧和罪惡感,並不一定是反省。但羅瓦斯「太想」讓這類孩子「學會融入社會」,所以他置之不理,反而把嫌惡刺激用來控制自閉兒揮舞雙手、搖晃身體、旋轉物體等自激行為。
 
「矯正」完貝絲,羅瓦斯接著對一對雙胞胎男生做了實驗。當研究者對小男生說:過來,如果他沒有在三秒內靠近研究者,便施予電擊……在幾輪實驗後,兩個小男生都學會了「擁抱」。羅瓦斯說,這讓他們「情感豐富多了」。
 
羅瓦斯還是個成功的公關者,他請記者來看他的實驗,創造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詞。他說一旦你出手體罰孩子,你就擔起道德責任,必須對他們的人生負責到底,「沒有一個處罰孩子的人不愛孩子。」記者當時竟報導羅瓦斯是「手持趕牛棒的詩人。」知名的《生活雜誌》甚至下了個標題叫做〈尖叫,巴掌,以及愛〉。
 
幸好羅瓦斯的方法沒有獲得完全成功,多數相信ABA的學者選擇了獎賞的模式。但羅瓦斯的「正常化」聖戰不僅於面對自閉症者,他還參與了「協助女生化男生計畫」(Feminine Boy Project)。
 
 
這是另一位心理學家格林(R. Green)的得意之作,他們希望能及早矯正有性別認同問題的孩子,避免他們日後要進行變性手術。

這次受害的是名叫科克的男生,他因為喜歡吃零食、穿長T恤而被父母認為有娘娘腔傾向而求助於UCLA。這個實驗室對科克的「矯正法」是給藍牌當獎賞(可兌換獎品),給紅牌當懲罰。當科克出現被歸類為「女性化」的行為時,就給予紅牌一張。
 
二○一一年,部落客吉姆‧布洛威(Jim Burroway)重新調查這則案例,科克的哥哥馬克(Mark)在接受訪問時說:他父親當年徵得瑞可斯同意,每張紅牌給科克「一板子」。回想這段往事,馬克痛苦落淚,坦承自己當時由於不忍看弟弟挨打,幫他藏了不少紅牌。(2017:83)
 
實驗並且誘導科克選擇「對」的玩具。當他選擇橄欖球、軍用腰帶、玩具槍便請他母親對他笑,但若他選了手鐲,媽媽就要假裝不理他。這位當時備受尊重的心理學家格林,還在電視上說:「五歲玩娃娃,二十五歲就睡男人。」
 
當進行了六十輪以後,羅瓦斯宣稱實驗成功,科克的「娘娘腔」行為已獲矯治。這個「女性化男生計畫」總共從國家心理衛生機構和花花公子基金會獲得數十萬美元的經費,參與的另一個學者瑞可斯以科克為材料寫了二十本書,聲名大噪,因而獲得大學聘書,獲得超過一百萬美元的獎助。
  
可是,讓他平步青雲的科克過得並不好,2003年,科克自縊身亡,得年僅38歲。
 
不過瑞可斯並不認為是他的錯,他創立了家庭研究協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這個基督教的遊說團體,大力反對同志婚姻,也反對同志領養子女。這個團體在2012年還促成共和黨將婚姻定義列入黨綱,進一步要求修憲明訂婚姻是「一男一女之結合」。
 
但瑞可斯本人可能也是一個自欺的悲劇。因為2010年,他從馬德里度完假回國時,被發現帶了一個伴遊牛郎。瑞可斯對自己的傷,很可能轉移到他人的身上,造成了更多人的傷害。 
 
史提夫‧希伯曼寫道:「無論是矯治女性化男生或自閉兒,基本信念都是一樣的:改變孩子的行為,要比說服社會不歧視這種行為容易得多,不論是站三七步或亂揮舞雙手都是如此。」(2017:86)這意謂著,移風易俗難,但對這些少數人的權益採取忽視,甚至要求他們「正常化」,繼續貶抑、排擠、妖魔化他們,顯然容易多了。因為,只要維持現在的社會狀況,維持「傳統」就行了。
 
多元婚姻的法制化,便是在這兩項選擇裡,迎向「改變社會,讓社會更包容」的路。它選擇是從法令的改變,處於一個平等的立基點後,進而讓下一代在更體貼的社會氛圍下成長。但「強烈的反同症者」卻像羅瓦斯、林姆蘭做的,是繼續讓這些多元性別認同者顯得「不同」,或許有些人還想繼續「矯正」他們。至於瑞可斯,他既是一個悲劇創造者,本身也是一個悲劇,不是嗎?
 
多元婚姻或同志婚姻並不是挑戰傳統、違反傳統,而是像希伯曼在最終章所說的:一個自閉症者並不必像父母期待的那樣「變正常」,而是在人生旅途中,終於可以走進一個歡迎他們「做自己」的社群。
 
那是自閉症者的星球、多元性別認同者的星球,也是我們的星球。而這三個(或無數個)星球,理當屬於同一個……當然,也是同一套律法,同樣的愛與尊嚴。
....................................
延伸閱讀

推薦書自閉群像:我們如何從治療異數, 走到接納多元

2017年3月20日

推薦電影《動畫人生》自閉症孩子學習溝通的好教材

我曾經推薦過《消失的男孩》,這本書拍成了《動畫人生》電影,也即將上映。

看完書籍電影之後,我想到曾有一位傑出的約三十歲的亞斯孩子告訴我,迪士尼《愛麗絲夢遊仙境》對他來說是個邏輯清楚與充滿語言哲學的好電影。他述說了這部電影給他人生的啟發。

同時我也想到另外一部亞斯伯格題材,也是由書籍書拍成電影的傳記。《莫札特與鯨》。這是一部探索亞斯與亞斯間的愛情婚姻與自我的真實故事。

《莫札特與鯨》中的傑瑞在第一次看到迪士尼動畫《歌劇之鯨威利》時,感受到自己的獨特和孤獨。他說遭到誤解.無法融入,有某種特別的東西困在你的身體裡,這個想法對我來說非常真實。

所以《動畫人生》這個電影讓我很期待,也想知道為什麼迪士尼動畫對我們的孩子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動畫人生》敘述歐文將滿3歲之際,確診自閉症。唯一慰藉是迪士尼動畫。歐文憑藉聲音,將幾十部動畫牢記於腦海。某一天無法言語的歐文,突然開始仿說迪士尼《小飛俠》動畫中的台詞,說出: 『我不想要長大。』
的心聲。

從此歐文一家人開始運用動畫對白來與兒子溝通。只要你說出一句台詞,歐文會看著你唸出下一句對白,並且用對白投射對映的情境。當歐文不了解社會情境規則時,家人都用迪士尼故事的情境和對白來跟歐文溝通。

歐文的雙親為了歐文,一頭栽進「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兔子洞」,直入奇幻仙境,跟隨歐文進入他的奇幻世界。因為《美女與野獸》電影,歐文對前往《美女與野獸》主角的故鄉法國巴黎毫不畏懼,在大庭廣眾之下展開了演說。因為《小鹿斑比》歐文得以面對哀傷....

這部電影還沒上映,所以我先不劇透,但我深深覺得這部影片最好禁入戲院去看大螢幕,以感受螢幕結合歐文感受的震撼。

我個人在看這部片時,想法很多,原本我只是覺得電影是體驗生活的好媒材,卻沒想到這居然也成為自閉症孩子學習溝通的好教材。

而歐文家庭中不但是父母身體力行,連手足也共同進入他的世界,陪伴他談戀愛,也陪伴他能獨立生活,甚至在失去愛情時,也能面對失去,還能跟舊友保持連結,這是連一般普通人都難以進入的境界,而歐文一家人做到了,而且給我們方法。

電影中有歐文手繪的創作,關於『配角人生』的描述,讓我看了又是佩服又是陷入深思。這將是您觀看影片時又一個啟發我們思維的觀點。

很優質的一部電影,推薦您去電影院支持這部電影。




推薦TED:你是否真的可以辨識出小朋友說謊呢?~兒童發展研究專家李光

文摘: 一位小學校長朋友理查.梅西納先生那邊聽來的。 有天他接到個電話。 對方說, 「梅西納先生,我兒子強尼 今天不去學校了,因為他生病了。」梅西納先生問道, 「請問您哪位啊?」對方回答說, 「我是我爸爸。」


所以這個故事,幫我們歸納出了三個有關於我們對小孩子說謊的一般認知。 第一,小朋友在進入小學後 才會開始說謊。 第二,小朋友不是說謊高手。 我們大人可以輕易地 識破出他們的謊言。 第三,如果小朋友 很早就學會說謊, 那他們一定是有一些 性格缺陷, 而且他們將來長大後 會成為一個信口雌黃的人。 然而,事實證明, 以上這三個認知都是錯的。

全世界所有人都會跟小孩子玩 猜謎遊戲。 下面我舉個例子。 在這個遊戲中,我們會請小朋友 猜猜卡片上面的數字號碼。 然後我們告訴他們, 如果他們贏了, 他們可以獲得一個大獎。 但在遊戲進行中, 我們會找一個藉口離開房間。 在離開前, 我們會告訴他們 不可以偷看卡片。當然, 我們在室內裝置了攝影機, 來觀看他們的一舉一動。 因為非常想要贏得比賽有超過90%的小朋友, 我們一離開房間後就偷看

關鍵問題是: 當我們回頭問那些小朋友, 他們是否有偷看時, 這些偷看過的小朋友, 他們會承認他們偷看了嗎? 還是撒謊



我們發現,這無關 性別、國家、宗教 兩歲的小朋友, 30% 會說謊, 70% 會老實承認他們作弊。 三歲的小朋友, 50% 會說謊,50% 會說實話。 四歲的小朋友, 超過 80% 會說謊。 超過四歲以後的小朋友, 絕大多數都會說謊。 所以,就如你所見, 說謊真的只是小朋友 人格發展的一部分。 有一些小孩 甚至在兩歲時 就開始說謊。

我們再進一步 觀察這些小朋友。 為什麼有些小朋友會說謊, 有些卻不會呢? 做菜的時候, 各位都需要好的烹調原料 來做出好吃的食物。 而好的謊言,需要兩個關鍵原料。

第一關鍵原料是,心智理論, 或者是讀心術。 讀心術是一種 能分辨出不同的人對情況 有不同知識的能力, 以及了解彼此 對所知事物的落差程度。 讀心術對說謊而言相當重要, 因為說謊的本質就是我知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的事。 因此,我可以對你說謊。

說謊的第二個關鍵是「自我控制」。 它是一種控制言論、面部表情 及肢體語言的能力, 這樣你才能說出一個 具有說服力的謊言。

而我們發現,越會讀心術及 自我控制能力的小朋友, 說謊對他們而言 會相對容易些, 而且比較會撒複雜的謊。

事實證明,這兩個能力, 也是我們長大後, 適應社會的必要能力。 事實上,讀心術及 自我控制能力不佳的人, 與嚴重的人格發展問題 有其相關性, 像是注意力不足 過動症和自閉症。 所以,如果你發現你兩歲的孩子 撒了人生的第一個謊, 你不用驚慌, 而是要慶祝...

因為這意味著他的人格發展 達到一個新的里程碑。

那,小朋友是不是不擅長說謊呢? 你認為你可以輕易地 辨識出他們有沒有說謊嗎? 各位要不要測試看看? 好嗎?好的。 我給各位看兩段影片。 在影片中, 小朋友會回答研究人員的問題, 「你有沒有偷看?」 所以試著告訴我, 哪一個小朋友說謊? 哪一個小朋友沒說謊? 這是 1 號小朋友。 準備好了嗎?(請看影片)

 看來,你們很多人很不擅於 辨認小孩子有沒有說謊。

同樣的遊戲, 我們找了很多各行各業 的成年人來做測試。 我們給他們看了很多影片。影片中,一半的小孩有說謊, 另外一半的小朋友沒有說謊。 讓我們來看看這些 成年人他們的測試結果。 因為,說謊的跟沒說謊 的人數一樣多, 如果你隨機亂猜, 你還有 50% 的機會可以猜中。 所有如果你的準確率只有 50%, 這意味著,你不是個很擅長 辨認小朋友有沒有說謊。

所以,我們先從大學生 及法學院的學生開始, 他們普遍比較缺乏和兒童相處的經驗。 不行,他們無法辨認小朋友的謊言。 他們的水準僅接近於用猜的。

那幾乎每天跟小孩混在一起的 社會工作者和幼童庇護律師呢? 他們辨認的出來 小朋友有沒有說謊嗎? 不,他們也不行。法官呢? 海關官員? 警察呢? 他們幾乎每天都在跟 說謊的人打交道。 他們能辨識出來嗎?不,他們也不行。

父母親呢? 父母親有辦法辨認出 其他小朋友的謊言嗎? 不,他們也不行。親生父母呢?辨認地出來 自己的小孩子說謊嗎? 不,他們也不行。

你可能會問, 為什麼小朋友的 謊話這麼難辨認呢? 讓我用我的小孩, 納森,來向各位解釋。 這是他說謊時的表情。

所以當小朋友說謊, 他們的臉部表情會相當自然。 然而,在這個自然的表情背後, 小孩子實際上經歷了 相當多的情緒, 像是,害怕、內疚、羞愧 有的人還會有點暗爽。

很不幸地,這些情緒不是稍縱即逝, 就是被隱藏起來。 因此,對我們而言, 幾乎是看不見的。

所以,最近這五年, 我們已經嘗試找到了一個方式, 來揭露出這些隱藏的情緒。 然後,我們發現了一件事。

表面皮膚底下, 佈滿了很多的血管網路。 當我們在經歷 不同的情緒時,我們表面的血液 會有稍微地變化。 而這些改變是被我們的 自主神經系統所控制, 藉由觀察表面血流的變化, 我們可以揭示出 人們的隱藏情緒。 很不幸地,這樣與情緒相關的 表面血流變化, 我們的肉眼是 無法辨識出來的。 所以,為了幫助我們 揭露人們的表面情緒, 我們研發出一種 新的圖像技術, 我們稱它為,「皮膚光學影像技術」。

為了測試,我們用一個 制式的錄影機來拍攝, 來紀錄受測人經歷不同的 隱藏情緒時的狀況。然後,用我們的影像處理科技, 我們可以捕捉到表面 皮膚血流變化的影像。 藉由觀察皮膚影片的圖像, 現在我們可以輕易地看到, 不同的隱藏情緒之間, 表面血流的微妙變化。 運用這項科技, 我們現在可以揭露出 與謊話相關的隱藏表情, 因此可以辨認出人們的謊言。 我們可以非侵害性、 遠端遙控、花費不貴地 達到 85% 的準確率, 比用猜的好很多。

此外,我們發現了一個 「皮諾丘效應」。 當人們說謊, 臉頰上的表面血流會增加, 鼻樑上的表面血流也會增加。

當然,不是只有說謊的時候, 才會有隱藏情緒的情況。 所以,我們可以問我們自己, 除了偵測謊言, 我們還可以如何應用這個技術? 第一個應用是教育。 例如,利用這項技術, 我們可以幫助數學老師 辨識他教室裡 學生的上課情況, 看看誰對他上課的主題 有高度焦慮的情況,這樣他就可以幫助那個學生。 我們也可以應用在醫療照顧上。

例如,我每天會用 SKYPE 向我的父母親請安, 他們住在很遠的地方。 應用這項科技, 我不僅可以知道他們生活的近況,而且可以同步監測他們的 心跳、壓力、心情 以及他們是否病痛。

也許將來, 可以偵測到他們罹患 心臟病及高血壓的風險。 而你也許會問: 我們可以用這個來揭露 政治人物的情緒嗎?

例如,在辯論的時候。 答案是可以的。 利用電視畫面, 我們可以偵測到 政治人物的心跳,情緒及壓力, 也許將來可以看他們 是否對我們說謊。 我們也可以用它來做市場調查, 例如,找出人們 是否喜歡某項產品。 我們還可以用它來約會。

例如, 如果你的約會對象對著你笑,這項科技可以幫助你判斷, 對方是否真的喜歡你, 或者她只是嘗試著 對你好點而已。 在這個個案中, 她只是想發你一張好人卡而已。

皮膚光學圖像技術 目前仍處在 早期的發展階段。 很多新的運用方式 我們還沒有發現。 然而,我很確定的是, 將來說謊的方式 會與現在不同了。

最後引用東區特教賴英宏老師的話: 說謊,通常是個體在當下利害相權之後的決定。也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許是很衝動的…不過這其中包含了個體在環境中設法調適及應對挑戰的歷程。

我個人認為個體說謊的先備技能(比方能夠學習、設法溝通、及表現行為等等的能力)大部分是天生就有的

但是執行說謊的策略並且預期其中的成效,比較像是在經驗累積和在環境調適之後才學到的。

2017年3月13日

這是一道超難的數學題?還是超級簡單的數學題?

上個月ASD的家長樂媽,在幼稚園小學ASD家長及助人者社團裡面,問了一道數學題,題目如下,在 C 不為 0的條件下 :
題目出現十幾二十分鐘,平常討論熱烈的人口突然都不知道躲到哪個牆角去靜默了。偶爾有人留言說:『看到代數就放棄』;『數學不干我的事』。社團成員集體演出『全員大逃走』。

樂媽說:『這題很簡單』
社團幾千人:『.................』

樂媽說:『這題真的很簡單』
社團幾千人:『.................』

樂媽又說了:『這是小學三年的數學』
樂媽:『你就別騙了,這明明是很難的代數,你別鬧了~~』

這題數學真的很簡單,其實只要看到『』,的特性,答案就出來了。

答案是三位數,乘9,沒有進位,所以a=1,當a=1,C必然是9。

此時答案已經出來了。

可是很有趣的是,第一個人給出的答案還是錯的。因為她給出的答案是abcd各自的值。

大家幾乎都繼續算。。。

109 X 9 =981

所以 a=1, b=0, c=9, d=8。

而不是計算 a+c=?

我們大人教小孩的時候,常常跟孩子說,這個很簡單,真的很簡單,你怎麼不試試看?你都不試試看,怎麼就說不會?我們很難去感受到孩子或自己的抗拒。

這題數學真的很簡單,小學三年級就會了。如果你一開始就抗拒,不想算這個題目,最後被說服了,我想只要參與這個題目的多數人,都很容易感受參與過程中從說『我不會』的抗拒,到看到自己莫名其妙的恐懼,而笑出聲音的過程。

真的很簡單嗎? 請記得當事人可能不覺得,你要用她能接受的方法陪伴她,讓她感受到他能做到,能完成,才有機會進展到下一步。

這一題我們有小學五年級的孩子三秒鐘內就得到答案了。這是小學三年級會乘法就會的題目,但我們很多學過代數的大人,都被ABC騙了,我們被既定的印象侷限了。

請記得再怎麼簡單都要有『動機』,才有機會完成。


2017年3月5日

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是嗎?

 高一念松山高商時,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成績很差,
怕打算盤考試就拉肚子臨陣脫逃,老師也不友善,念書念得很痛苦,所以逃學休學,後來復學,復學完全不適應,所以我就考轉學考。

唯一的選擇是士林高商。選這個學校的理由不是松商當然要考士商。而是我姊姐在這個學校,有姐姐在讓我覺得安全。

轉學考試考什麼我忘了,當然有國文我能力不錯,但英文則是一蹋糊塗,但我居然考上了,5/263。這樣的錄取率我居然考上了,大家可能以為我成績好,不,英文我連國一程度都沒有,但很神奇的那年的考題英文科一大半居然出自松商期末的考卷。 

這是生命中第一次考試奇蹟。還有第二次。 

圖片取自網路
以前考大學很難,錄取率兩成左右,考試前因為放棄英文主攻數學,所以很閒沒事幹,我那聯考英文考過97.5的妹妹看不過去了,說姐,我寫一篇英文作文給你背,也許用的上。妹妹寫給我的作文題目是 My grandfather。我也就很隨便的背了前兩段。

結果作文題目出來我大驚嚇了~ "寫一個你最想念的人" 靠!!(對不起,真的第一個反應是罵髒話,怎麼有這種事情) ,所以我英文拿到的分數可能大半都來自作文。(PS.我從沒見過我爺爺,我出生前兩位爺爺都已經作古了)

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

去年底我跟同是自閉整家長的樂媽說,我好想多了解學障想念念書,樂媽就告訴我,她正在了解清大研究所招生方式,建議我去念清大特教所,結果初試名單公佈,我拿到口試的入門票~雖然還沒口試,但我非常喜歡這張成績單,會永久保存。
圖片取自網路

然而我很難確定這是ㄧ篇好運文,因為我難以想像,如果我每次都因為畏懼,而不去嘗試,不知道我的求學人生會變成怎樣?

如果您覺得我只是考運好,那麼我想請您思考幾個勵志文中沒提到的:

1.我高中念了五年。

2.為什麼我處處遇到貴人? 為什麼別人常願意分享資訊給我?

3..我參加大學聯招那年,遇到史上最難的考題。我考到高標(那年代沒頂標),當年數學幾萬人零分,但我那曾經在專科考到滿分的數學能力,再當年二十分的分數也起不了作用~~反而是英文救了我~ XD

4.我有沒有因為運氣不好而哀怨?

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的理念背後,得有很強大的正面力量支撐。

雖然我後來還是花了幾年,確定我不適合念商。數學好卻因為怕英文而去念中文。念中文念出興趣來了,卻因為孩子的緣故,對特教充滿熱誠。

 雖然逃避和勇敢面對,我同時都做了~~ 但我還是順著心意前進,就像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書中敘述的ㄧ樣,也許在前往目標的途中停歇,突然想開個水晶琉璃店也無彷,終究會完成目標。 

很多人問花媽,五十幾歲了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牙,怎麼念書? 我的回答是,有這張初選通過的證明,我已經覺得很光耀,如果能通過口試,我想要稍稍離開舒適圈,看看是否新的路不適合我。 總要試過才知道,是吧?

2017年3月4日

花媽知道DSM–5取消『亞斯伯格』名稱,卻繼續沿用的原因

以下是我常收到比較尖銳的質疑。他們告訴花媽DSM–5已經取消『亞斯伯格』名稱,叫我不要再『消費亞斯伯格』了。
我整理幾個常見的問題,在此一併回覆~

Q1:花媽你難道不知道『亞斯伯格』這個名稱已經取消了嗎?為什麼還在使用亞斯伯格這個名稱誤導大眾?

A1:我知道名稱取消,這在2012年左右開始被大量討論。有些人認為沒有亞斯了,有些人認為納入輕度自閉或學習障礙類別。不管怎樣這屬於診斷範疇,我不夠資格談論。

但以一個母親的立場,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如果有人告訴我,我的孩子有輕度自閉,我擔心很多家長難以接受,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自閉症』三個字有既定的自我封閉不太說話的舊印象,甚至很容易被誤認為低口語才是自閉症,聽起來很難讓人快速接受。

換個名稱,『亞斯伯格』這個乍看之下不太容易從字面上腦補的詞彙,會讓人重新去理解這是什麼問題? 要怎麼解決? 重新理解這是特質或疾病,也重新理解這個孩子需要什麼幫助

更重要的,我沿用這個名稱之前,問過一些醫師治療師特教老師,絕大多數都告訴我,『亞斯伯格』這個名稱還要繼續推廣,甚至有幾個醫師還語重心長的告訴我可能還要用個五年十年。

關於DSM-4到DSM-5的中亞斯伯的變革,請參考台灣精神醫學會的論述
http://www.sop.org.tw/Dsm5/Folder/2011_03/20111003.pdf

Q2:當有人說我家孩子是亞斯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A2:請先感謝對方給你的訊息,當他告訴您孩子可能是亞斯的時候,您最好開始紀錄觀察兩件事。

  a1.孩子是否太固執了?
圖˙片取自網路
  b1.孩子是否溝通困難?(有語言或非語言溝通障礙,說太多或者說太少,或者看起來常常一臉茫然,不知道怎麼回應之類的)

如果有這兩種狀況,可能還要嚴重到影響他自己成長成熟,或者是本人渾然不知影響到別人成長跟成熟的程度

Q3:花媽,你覺得我兒子是不是亞斯?

A3:我不是醫師治療師,我沒權利說任何與診斷相關的話。我建議您們如果想知道孩子是不是亞斯,請先思考您為什麼這麼問? 是孩子哪些狀況或事件或行為,讓您猜測孩子是亞斯,請先整理讓您懷疑的具體內容,人事時地物都紀錄下來,觀察紀錄發生的頻率跟強烈程度,這些紀錄會幫助您更清楚的跟其他陪伴者溝通他所需要的幫助。

Q4:花媽你什麼那麼在意專業,都要問專業的意見?
A4: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沒該有的資格,就不該說踰越身份的話,任何人都可以說出自己的經驗,但那也僅只於自己的經驗,如果我不小心僭越了,請指導我,謝謝!!  

我絕對清楚您在尋求協助的時候,我得到的都是來自您單方用自身角度傳達出的訊息,我樂意用母親的角度陪伴您,甚至給您一些想法,但那只是個人意見,您也可以不接受哦!!

以上我是以一個的立場說話,但因為我剛好也當過幾年老師,在學校教務跟輔導行政系統擔任過職務,所以知道老師跟家長的難處,而選擇何以為何以不為的個人看法。

這是我的簡歷←自我介紹。
.........................................
以下是我近期的演講跟工作坊,歡迎報名參加:

在新竹的朋友,有興趣跟花媽討論的歡迎來參加
新竹泛自閉症三部曲-3月11日(六)下午2:00-5:00談亞斯就業。

3/18-19(六日)9-16點台中市自閉症教育協進會-正向陪伴孩子問題行為的實作課。兩天的工作坊。
工作坊地點:Swing Taiwan藝文空間(台中市西區大忠南街90巷22號)
*參加費用:2500元,本場次最多招收24人(額滿為止)
*洽詢電話:04-24723219林辰哲社工

2017年2月27日

電影《兔麻吉》看8歲的孩子在家長失能時,如何找到支撐自己的力量

『如果你心裡有話不敢說,那就說給有長耳朵的傢伙們
聽,說不定他會回你話喔!!』

《兔麻吉》是榮獲2014年荷蘭Cinekid國際兒童影展,最佳兒童影片獎的好電影

不同於過往敘述母親死亡,讓父親得想辦法讓孩子走出陰霾。或者是父親死亡,母親含辛茹苦把孩子帶大的情結。《兔麻吉〉反而是看到8歲的孩子在家長失能的過程中,如何找到支撐自己的力量,請鄰居請機構協助。

在8歲的尼諾母親,因為意外過世,父親受不了打擊變得憂鬱失能,哥哥則誤入歧途變成讓警察追逐的不良少年的時候,兔子波比帶給他無比的安慰。

母親的意外身亡,讓尼諾一家原本幸福快樂的日子瞬間盪到谷底。也讓8歲的尼諾自生自滅,好在尼諾有個特殊天賦,他可以跟他飼養的兔子說話。


 

兔子波比帶給他安慰,在尼諾最需要堅持和勇氣的時候,給他鼓勵也告訴該遇到困難實該怎麼做。當然更是成為尼諾傾訴,與給他建議的夥伴。

遭逢變故時有個幻想中的朋友,讓尼諾一家人的生活再次重回正軌。電影以尼洛的角度輕鬆的敘述,8歲孩子可以如何獨立生活。

值得一看哦!!!

2017年2月26日

推薦影片《虎媽伴學方程式》換位思考的親子溝通好片

沒有夢想才是真貧窮。

單親媽媽晨妲自從丈夫過世之後,一肩扛起撫養女兒阿佩莎的責任,為了讓女兒獲得最好的資源,晨妲四處奔波不遺餘力!

但是女兒的成績平庸,認為自己是女傭的孩子,長大了也只能做女傭,媽媽期待她能改變脫離印度種性制度的限制,所以為孩子尋求答案。

醫師雇主建議晨妲媽媽了解孩子的學習困難,想改變的方式,就是伴讀。跟女兒阿佩莎一起同班念書。

在雇主建議的過程中,我們看到晨妲媽媽的害怕恐懼,她用了很多理由說『我不行』,年紀太大,英文能力不好,很怕數學,當然她也難以想像跟女兒同班被嘲笑的恥辱。

但雇主告訴她,成功只有兩個關鍵:『要嘛夠幸運,要嘛夠努力』,晨妲媽媽沒錢沒身分地位,她只能選擇努力,脫離現有的窠臼。

因為是『母親』這個身分,所以她想到不是自己,而是怎麼為女兒的未來打出一片天地。

 

影片中親子的爭吵幾乎是每個家庭的日常。

晨妲媽媽答應如果女兒數學考得比媽媽好,媽媽就不再去學校上課。


沒想到女兒考出好成績後,卻跟媽媽說:「我拼命去唸書就是為了讓你不要來上學,讀書終於有一點用處了。」也表示未來不必認真讀書了。

媽媽驚訝又難受的說:「你說什麼?」「你是認真的嗎?」

女兒怒氣沖沖頂撞:「你自己一事無成,還想把自己的夢想,都加在我身上?

女兒跟媽媽講了,根本不想念書的念頭。母女先是起了很大的衝突,接著進入冷戰。直到阿佩妮親眼看到母親日以繼夜辛苦工作的樣子,才真正了解母親不是空口說白話,她是真的在實踐夢想。

女墉沒有假日,但他還是風雨無阻,有病痛也陪伴著上課。

因為透過學習,有夢想,未來才有希望,有更多可能。

很棒的親子溝通電影,推薦給您!!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