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

西方《馬修的自閉世界》遇見東方的《築巢人》紀錄片

直視鏡頭是件困難的事。他說。
直視鏡頭是件困難的事。

《馬修的自閉世界》
荷蘭電影節 最佳紀錄長片 

馬修是荷蘭籍導演13歲起就認識的朋友,馬修有自閉亞斯伯格症,他在自己的世界(馬修的小房間)擁有自己的秩序,

他很容易鑽牛角尖。一旦事情無法依照他的秩序進行,他會焦慮不安,暴躁易怒又不知道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大吼大叫,與他人產生衝突。
但馬修又有知性、思考的一面,有很「馬修」式的特別思緒,導演想要多了解他一些,因此拍攝此片。在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很獨特自創的計日方式。

馬修用獨特的思考方式記載日期
馬修用獨特的思考方式記載日期。
導演在環繞馬修的房間拍攝,並在畫面上疊上馬修所寫的字、所繪的空間或計算物品的圖樣,將他的思維具象呈現。(如左圖)
但是馬修因為想要改造浴室,固執的要在牆上穿洞,影響鄰居,不肯妥協。馬修在爭鬥中堅持照自己的方式,無法與鄰居達成共識,鄰居與房仲只好控告他,將他逐出住處。

馬修因為此事件之後精神狀態不穩定,馬修一直對導演說他必須自殺,也試過很多自殺方式,又不肯住院,令社工員束手無策的。影片中看得出來大家都努力幫助他,沒有放棄。但礙於法律而使不上力的窘境。


我在看這一部片時,不時想到沈可尚導演拍攝的得到眾多獎項的《築巢人》。

《築巢人》影片中敘述陳立夫父子,在一個單親的巢裡相依為命。
兒子陳立夫,30歲。卻像13歲的孩子。父親,50歲。得同時扮演許多角色,才能把這個巢撐住。他是父親,是母親,是兒子唯一的朋友,是兒子唯一的經濟支柱,也是努力讓兒子所有特殊的創造和這個世界產生連結的人。

父親永遠和兒子在一起。用幾近噤默的方式。撿滿屋子的寶特瓶在一起,畫幾百張重複的蜂窩在一起,折幾千張色紙搭成的巨塔在一起,打保齡球在一起,撿貝殼抓蝸牛在一起,吃飯在一起,連睡覺,都在同一張床上。
但父愛裡面還有想逃的慾望,和身為一個個體過度超載想結束一切的念頭。

《築巢人》與《馬修的自閉世界》這分屬於東方與西方教育跟成人亞斯照護的議題,完整的做了比對。 台灣的陳立夫還是在父親的羽翼下,由家長承擔。 西方的馬修則交讓孩子在外自主居住,由社工人員陪伴。

電影中《築巢人》紀錄的結束點,父親表示了他的疲憊。但現實生活中,陳立夫父子遷居宜蘭後,有了各自的空間,陳立夫也有人個人舒展的空間,最近他的美術作品還在羅東農業林場展出。陳立夫的笑容燦爛的奔放。立夫的爸爸也找到自己的另一片天空。

但馬修自殺身亡了。跟我們想像的社會制度完善的國家可以有美好結局的想像大相逕庭。

給予人性化的,個人的需求的空間是重要的。目前我感受如此。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