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8日

公共電視誰來晚餐-當雨人遇上太陽媽媽 -陳淑芬媽媽遇到花媽卓惠珠影音全紀錄

公共電視誰來晚餐-當雨人遇上太陽媽媽 -陳淑芬媽媽遇到花媽卓惠珠完整影音紀錄。

今年捷運發生鄭捷殺人事件,七天後,敦捷這位自閉症患者,無意間碰觸身邊乘客,­又爆發烏龍恐慌。兒子被誤會,
淑芬媽媽對接踵而來的媒體曝光,用不卑不亢的態度,為自閉患者及時做了澄清。

這一集的公共電視花媽很榮幸被淑芬媽媽點名為晚餐嘉賓。


參加公共電視錄影時,編纂者問我女兒關於【自閉症的孩子可以託付給兄弟姐妹嗎?】-我女兒這麼說....

我國中的時候很天真地跟我媽說我長大以後可以照顧哥哥,我媽那時候是跟我說不用,手足不應該去承擔這些事情。現在是發現連自己能不能照顧自己都還不知道,話說得太早了!

因為最近我哥開始工作,可以開始供應自己的開銷!在獨立程度上,我哥哥一直在前進,我以後不一定能比他可靠。
在拓展生活圈的部分,他有他自己很固定的喜好,他可以因為喜歡某些東西,去蒐集不同的資料,甚至跑去參加活動,我覺得這都不需要別人擔心!

但是我有想過,假設哪天我媽媽不在了,然後我爸爸生病,我想照顧我爸的責任就會落在我身上。然後如果哪天爸爸媽媽都不在了,也許哥哥也會變成獨居老人之類的,那當他有需要的時候,照顧他的責任就是我的。

雖然我現在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變成可靠的人,但是怎麼想都覺得,如果我媽媽不在了,那照顧這個家的責任一定是變成我的了。

其實反正,我也不可能會放下我哥哥不管,我根本不忍心看我哥受到傷害。那覺得還不錯的部分是,其實我哥也很關心我的狀況,所以我們是互相的!

不過我覺得前面說的假設太可怕了!我們家不能沒有我媽,再來就是不能沒有我,不然就不是一個家了。


那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上,該不該託付給手足──我覺得手足有不照顧的自由,如果旁人說「因為妳比較正常,因為哥哥很可憐,所以妳要照顧他」,我會很生氣。

我並不覺得照顧手足是一種義務,對我來說這甚至有點忽略手足的自由意志。

我對我哥哥的關心是自願的,我願意在我哥有需要的時候幫忙,這不是別人託付給我的。就像是我體諒我媽媽,並不是因為身為正常而且優秀的小孩我必須要很乖,而是,我發自內心的在乎媽媽的心情。

花媽自我介紹

花媽店內活動介紹

花媽演講行程


自閉症手足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