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

同理不是同情不是遷就不是放任,我可以同理你,但我表達自己的期待跟你不一樣。~同理心相關文章整理

確診輕度自閉的兒子,除了證件照一律不讓拍,不拍會怎樣? 所有的畢業紀念冊都空白或變成黑框(超級像這人死掉了~~XD)

老師們找過很多原因,試過幾個解決方法:
  • 猜測自閉症孩子對光敏感所以關掉鎂光燈
  • 猜測他可能是怕吵讓他單獨拍。
  • 猜測他跟攝影師不熟給他時間熟悉攝影師
  • 從練習拍別人去感受被拍的好處
  • 問他他也完全不回答當成不關他的事一樣。
試過很多方法都無效,老師轉而跟我求助,希望我幫忙,我試過所有想過的方法,孩子也不聽我的。 我也幫不了。

不僅是學校同學都在容忍他,連我家一整個大家族都在容忍他,尊重他的個人肖像權。 

可我很清楚自己不喜歡孩子的作為,因為每每這件看起來似小事的拍照,總讓我始終懷疑我們的陪伴附和,是否都過度寵溺了兒子?

不照相經過十幾年,還是沒找到原因,兒子還是不妥協。

獎勵奉承阿諛開玩笑都無效之後,我甚至期待有個不友善的環境,讓他知道他也某程度配合別人的期待。

比方說他現在26歲了工作多年了,我還挺想請老闆發員工年終獎金不讓拍照,要老闆不讓分紅之類的。 也許認真存錢的他會看在錢的份上妥協一下?

但想歸想,也不想去實踐踰越分際去破壞親子間的信任,當然更不想拿獎金來懲罰到我自己~XD

也許您會說不拍照沒有影響他人,何必在心裡糾結小題大作呢?

關鍵在於我忠於自己的感覺。

當我想拍一張全家福幾十年來都拍不成的時候,我雖然沒太去跟兒子說教,也知道他的特質。但我還是會說:「我希望能跟你一起拍張照片,一次就好。我會很開心。你願意的話我會謝謝你。」

「你不同意,我確實感覺失落。」

我還是要表達「我了解你,但我的期待跟你不一樣

我到現在還在努力,所以「這次拍手就好」「這次拍腳」,他當然99%都沒答應,但我仍表達我的真實感受。繼續堅持繼續努力,這麼些年來我拍到了背影和一張手~~

如果有人願意刺激他,讓他改變,在他可以接受刺激的程度,我期待他能有更多彈性,因應這個多變的世界。或者說他仍可以不接受,但還是能接受有人可以囉嗦可以盧他。

我是他的家人我可以抗壓可以等待忍耐寬容。但我不覺得別人也都得跟著這麼做~~

我見過永遠難忘的場面:

A告訴B說 :我是亞斯,你要同理我。
B回答A說 :我也是亞斯~~

請想像現在他們彼此要如何同理對方?

同理不是容忍,不是放任,也不是遷就。同理,是我知道你的感受,但我也可以不接受,我可以跟你持有不同的見解。同理不是同情。
................................
延伸閱讀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