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

人生若重來,我還是想當你的母親,而你還想當我的孩子嗎? 兒子說...


兒子七個月大我們僑居韓國照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即便艱難,即便背離親緣,即便覺得孤單。我還是希望兒子可以再來當我的孩子。

如果我的孩子沒給我這麼多生命課題,我肯定是個傲慢,自以為是,罵別人沒教小孩的傢伙~

為此,我感謝這個孩子,用這麼艱難的方式,讓我學習讓我成長~想到這裡嘴角張揚笑了起來!!

開心沒多久,突然想到這樣的想法滿自私的,我沒問孩子的意願,就自行決定。也許我該確認一下,是不是願意再當我的小孩? 是不是願意有自閉症特質?

馬上很認真的問兒子,他也很認真的回說:「不願意。」他不願意當我的孩子,而且反問我:「你自己呢? 」嗯:「我願意當我媽的小孩,可是不想當我爸的小孩。」 

兒子接著說:「所以說,我們兩都一樣。」

另外不一樣的是,兒子不想有自閉特質。可是我喜歡自己有過動特質。(想到問題馬上去問果然衝動~~)

我在幼稚園小學ASD(含疑似)家長及助人者社團 討論了這件事。引起一些迴響。有的家長表示因為有特殊兒,而讓自己性格多了謙卑和包容。但也有人表示想重結母子情緣,也有人說人生若可以重來,希望能不結婚。

討論串中,林曉綠說:『我在有這孩子前有學習很多特教,心理學等助人工作的資歷。那時是知道,理解,同理,陪同面對。現在成為一個家長+亞斯配偶,多的經歷是“體會” 以前是understand 現在是understood 。每個經歷都讓我成為不同的自己,這社團讓我不孤單,不換不換!』

對此我深有同感。我曾是生命線志工。也曾經因為孩子當了幾年小學老師。在教務處輔導室資源班都有一兩年經歷。這些經歷就如您所說知道,理解,同理,陪同面對。現在則是體會。但不只是體會配偶或孩子。更體會身為人可以軟弱可以生病可以憂鬱。然後面對或不面對。

在這個討論中我突然想起 慢慢Bistro 餐廳的洗手間貼了一張很有趣的說明: 

為了避免堵塞人生及廁所。衛生紙,前男友,生命的熱情,理想的堅持。都被禁止丟入馬桶。

看來這張告示可以寫進去的內容還有很多,比方說誠懇;正直;真摯;美好的ASD家族成員也不能丟棄。我這可愛衝動的過動媽媽也該留著。

兒子居然也願意陪我思考這個假設性的問題。我喜歡。也感謝著。兒子即將28歲。我還在學習怎麼當母親。怎麼當一個還算可以的"人"。

2018年2月16日

常見問題QA【去哪裡確認孩子是不是有亞斯伯格或過動?】

【去哪裡確認孩子是不是有亞斯伯格或過動?】請先說明孩子的年紀,所在地點,思考診斷的目的,和需要及得到什麼幫助。

1.孩子多大? 是小孩還是超過18歲? 18歲以下看兒童心智(身心)科
孩子去看診或治療前必讀的好書-《孩子的第一本治療書》https://goo.gl/KaJEYy



你的孩子需要治療嗎?假如你的孩子似乎需要協助,應該採取的第一個步驟是去諮詢精神衛生專業人員,這個初步資訊的目的需要確定你孩子的個人困難是不是需要治療性的介入.在諮詢過程中所要考慮的因素包括:

2018年2月9日

大亞斯阿摩說要理解爸媽這種生物很困難!!「到底“我不要”這三個字哪一個字聽不懂!」


2016年愛河有個火舞團,表演得很精彩,結束後大家都想去跟表演者合照,阿木說她也想拍,我說好,所以就等著前面那群大學生們合照完後,換我跟阿木,但我忘了為什麼阿木就跑去拍,阿巴喊著也要我跟著一起過去,然後我拒絕,因為那些大學生們我不熟,我不想去拍照,事情就在這個情況下開始發生。

到底最後我有沒有進去拍照不記得了(應該沒有),我只記得離開之後我找阿巴算帳。

我一直抓著阿巴問「為什麼我剛剛都說不要了,你還一直要強迫我過去拍照?」
阿巴就是一直強調他沒有「強迫」,他心裡只想著「人多熱鬧」

我:「可是我就不想,都已經說了很清楚”我不要‘”,到底是哪個字你聽不懂?
我也聽不懂阿巴到底在反駁甚麼,反正也是很不爽的口氣在否認,這件事一直到今天我問阿木的時候依然沒搞懂:到底我已經說了不要,這麼明顯的拒絕,是哪個字聽不懂?這不算強迫還算什麼,一直講不算強迫?講幾次?至少有三次以上了,我不是婉轉喔!是清楚直接

2018年2月4日

世俗定位成功的大亞斯kiwi 說:『關於感覺,像是戴隔熱手套般無法直接感觸』

kiwi在去年六月份為我們輕度自閉家庭做了一場精彩的世俗定位成功的大亞斯的演講,會後的QA更是引起巨大的漣漪。

所以當我知道本周日kiwi能來北部參加下午的大亞斯歲末年終聚會時,我馬上邀請他再幫家長講一場演講,對我來說這一場演講會被震撼到的不是只有特殊家庭,對一般孩子家庭教養也會有所領悟。

你才是人生的主角,為什麼不去選擇想要過的人生腳本?

2018年1月24日

KIWI引述法國作家薩特說「要證明一個人存在,在於他做了什麼事。」他媽的!!這句話說的真好!


說明:這篇文起源於大亞斯社團內部討論,社團內成員大部分確認寫作文時有困難。所以花媽問他們寫工作報告比起作文,寫報告是否好很多?甚至有可能他們還滿喜歡寫報告的? 答案大多數都是肯定的。

但花媽意想不到的是,兩個大孩子們告訴我,他們閱讀什麼書,就會被正在讀的書籍的書寫法影響,比方說kiwi讀村上春樹的書籍時寫法就很村上。曉帆也說他讀金庸作品時,文體就很有金庸的口吻。

KIWI說他在眾多文章中,只有一篇"比較可能沒受到文體影響的文章,內容是關於我年輕時候環島的故事。" 所以我請他分享了這篇唯一不太受影響的文章。  
———————————————

拖了這麼久才在部落格開始動筆,其實理由不外乎是懶惰等等的託辭。
縱使我已經向許多人得意洋洋的說出經歷,甚至做了Power point來報告我的旅行。

但不知怎麼的,就是無法開始在部落格上動筆,像是筆有好幾千斤一樣。也許我內心有部份是害怕將這些事面對大眾的吧。

法國作家薩特說「存在先於本質。」他認為要評價一個人,要從他的所作所為開始。即要證明一個人存在,在於他做了什麼事。

2018年1月18日

亞斯青年《鯰廢》的畫作《受困者-路迢何愁日暮》等作品與說明

題目:  受困者(又名   路迢何愁日暮)

作品創作過程簡述:

這張畫代表了我AS 長期孤獨無力的心聲。這張畫是我十多年來反覆的夢境 ,在陰暗的地底迷宮下,我跌跌撞撞地摸索,好不容易找到出口, 卻發現自己身處孤島, 四周是一片汪洋 ,完全找不到出口。



2018年1月13日

【常見問題QA】如果老師要家長帶孩子去看心智科醫生,我該怎麼辦?

【花媽教養問題QA】如果老師要家長帶孩子去看心智科醫生,我該怎麼辦?

回應喵老師之前的影音問題:『如果老師要我帶孩子去看心智科醫生,我該怎麼辦?

花媽在學校任教時,才感受到一個班上有25個學生,老師不是照顧25個孩子而已,而是照顧25個家庭。家長被老師說,『 你的孩子可能要去看一下心智科醫生的時候』, 對我來說我會先思考幾件事情,為什麼老師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然後開始觀察並且紀錄孩子有哪些行為?  這另外可能也還隱含一個訊息,老師負荷過重需要備協助了。



如果老師提出這樣的建議或求助,身為家長我會考量我的孩子需要治療嗎?若要求助專業人員,我會準備幾個資料.在諮詢過程中所要考慮的因素包括:

2018年1月11日

【喵老師特教問題QA】如果老師要我帶孩子去看心智科醫生,我該怎麼辦?│陶璽特殊教育協會

喵老師這ㄧ集的影音內容是回答:『如果老師要我帶孩子去看心智科醫生,我該怎麼辦?』

家長被老師說,『 你的孩子可能要去看一下心智科醫生的時候』, 心裡面會受到相當的衝擊, 想著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為什麼學校老師要這樣說?

我覺得可能要跟現在的社會環境和家長做一些討論, 我們在台灣這個地區 越來越少子化的時候, 我們 很多的家長,其實覺得我們在哪裡沒有怎麼樣啊? 這個很OK!


但是我們的孩子可能沒有手足, 不能夠向學校老師一樣, 學校的老師教過不少學生, 尤其是在很多同年紀的學生裡, 他通常會發現, 希望你帶孩子去給醫生看一看, 不外乎是孩子在學校的場域理在情緒與人際課業中,和其他同年齡的同學有相當大落差差異。

2018年1月9日

自閉症幼兒園試讀法則-本文由王意中 臨床心理師授權

本文摘自《301個自閉兒教養祕訣》寶瓶文化 王意中

當自閉兒選擇在幼兒園試讀時,建議第一次先由父母陪同入班。在入班的過程中,父母先採被動的方式,在孩子的視線範圍內,但不見得一定要在孩子身邊。
301個自閉兒教養祕訣

當孩子黏附在你身旁時,請記得仍然伸出你溫暖的手臂予以擁肩或搭背、或輕觸孩子的身體給予情緒的安撫(依你先前安撫的成功經驗)。如果孩子主動接觸人、事、物,或參與課程,配合指令活動,你則選擇不介入,僅在旁觀看。
認識慢慢來

有時對於自閉兒來說,在這之前他可能沒有接觸過這麼多的孩子。因此,在認識小朋友這件事,請慢慢來。你可先陪伴自閉兒在旁,觀看一般小朋友活動,或先與固定一、二位小朋友進行平行遊戲(玩相同的活動,但沒互動),逐漸累積適應的能力。

熟悉的角落

當你的孩子有機會第二天、第三天在同一家幼兒園試讀時,建議可與老師溝通是否能夠先讓孩子在特定的區域或學習角落,先讓他接觸所熟悉的教材內容(例如積木堆疊或拼圖拼湊等),視其情緒及行為穩定狀況,再逐漸讓其參與班級課程。再次強調,與同儕的接觸真得急不得。

擅長的事物

熟悉的事物總是能夠讓孩子感到安心與自在,特別是當處在陌生的情境與環境中。建議父母可以事先將孩子所擅長的、感興趣的、能夠專注與持續的活動與能力先和老師分享,讓幼兒園老師也能夠有所準備與因應。

提醒你,試讀期間並不表示我們只是向老師傳達自閉兒不利的訊息,有時從孩子的正面經驗著手,總是能夠讓入學適應事半功倍。一點點的小介入,換來孩子大大的適應。

急迫的代價

在與幼教老師分享時,我常常會提到一件事,「是自閉兒的情緒、行為表現真的不適合幼兒園,還是在試讀時,因為我們不瞭解自閉兒的特質,要求他比照其他小朋友跟上進度,做同樣的事,而造成他的適應問題呢?」

當大人太急著讓自閉兒馬上參與陌生的班級情境,有時,容易因情境適應問題而讓孩子衍生出焦慮情緒,特別是躁動、自我刺激、或自言自語等問題,而容易嚇壞未曾接觸過自閉兒的幼兒園老師。此時,被婉拒入園的機率將會增加。讓自閉兒父母們再次經歷一次次被拒絕的沮喪、無助感、無力感、無奈等心情。請記得,自閉兒是需要比一般小朋友更多的時間來適應新的環境與情境。

漸進的原則

雖然是試讀,但不建議你馬上要求自閉兒隨即參與班級裡的例行性活動,除非你發現孩子能夠立即參與(可依你下指令後,孩子的反應來判斷)。自閉兒初次接觸幼兒園,就如同我們面對發燙的鍋子,在適應與調適上,你會漸進地輕輕觸碰鍋身,不讓自己的手燙到,待鍋子冷卻後,你再動手拿取鍋子使用一樣。或者你也可能先以防燙手套(如同父母陪讀一樣)將鍋子拿到一旁,同樣等待冷卻。這一段漸進式的融入需要多久,視不同孩子的融入條件而有所不同。但請記得,試讀這件事,一切都得慢慢來。

本文摘自《301個自閉兒教養祕訣》寶瓶文化 王意中著
...................
延伸閱讀

2017年12月22日

屋樹人(房樹人)測驗Tree-House-Person分析,不當作正式測驗,來感覺一下!!

大亞斯青年社團的成員討論他們去做那些ASD(自閉症)心理評鑑。大至上是魏式測驗,然後還有心智理論量表、自閉症光譜量表ASQ、主題統覺測驗TAT、這些之外還有人做『屋樹人測驗HTP』,其中『屋樹人測驗HTP』還滿有意思的,我們可以不當作正式測驗,來感覺一下!!

所謂房樹人測驗(說明引自MBA智庫百科),就是給被試者鉛筆、橡皮以及幾張白紙,要求他們在白紙上描繪房子、樹、人的圖畫,然後根據一定的標準,對這些圖畫進行分析、評定、解釋,以此來瞭解被測驗者的心理現象、功能,判定心理活動的正常或異常等問題。
網路上抓的彩色圖,為了排版有色彩好看:P

房樹人測驗(HTP)是由美國心理學家貝克(John Buck)率先在美國《臨床心理學》雜誌上系統論述。20世紀60年代,日本引進了房樹人測驗(HTP)並加以推廣應用。

房樹人測驗方法多種多樣,在測驗的形式上又有許多變通。例如:有的簡單要求被測者畫出房、樹、人,有的要求被測者在畫完房樹人後,再用蠟筆對畫進行塗抹上彩,還有的對人物畫要求畫性別相反的兩個人物。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