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5日

參加不參加畢業旅行,為什麼對特殊生而言,會如此艱難? 會有那麼多人陷入掙扎?

畢業旅行問題幾乎是特殊生家庭常見的掙扎。 孩子想參加?學校不給參加。 參加不參加畢業旅行,為什麼會如此艱難? 有那麼多人陷入掙扎?

我曾經在《當H花媽遇到AS 孩子》書中寫到我家孩子
,國小動員了一組人馬和特教老師的事件,以為有經驗可以安然度過了,沒料到國中嚴重拒學,畢業旅行變成孩子回校學習的動力,而產生了一場動員學校行政、導師、輔導、特教、心理師、情廻總動員的大事。


最近很多特殊兒家長哀傷學校不讓孩子參加畢旅的過程中,我反倒覺得大家要互相體諒互相幫忙,不要花太多時間怨懟。請把時間花在如何應對。

上述是用我這樣一個家長的立場寫的,現在我要從我當老師的立場說我帶班參加畢業旅行的恐懼。


我在學校的小學行政跟導師過程中, 除了行政怕辦畢旅,導師們也很怕當六年級老師,能迴避擇迴避。因為會被罵行程爛,除了369行程外(劍湖山。六福村。九族文化村)了無新意。會被質疑有回扣可拿等等等....還有很多家長會寫注意事項,要求很多。

我當導師的時候,班上有"全民公敵",同學都不希望他去,因為這孩子有些不良前科。

他繳費報名。結果分組分房間,沒人想跟他一組。 我就用了些方法了。被分到同一起的,不管是同寢室或吃飯同組的同學,全都像是洩了氣的皮球。

結果不管怎麼交代,用多少行為策略,讓大家互相照護,這位同學後來還是落單了。在集合回家時失蹤,動用整個園區的人尋找兩小時才找到。

為什麼呢?他前兩天處於太興奮的狀態,幾乎都沒睡,最後一天回程他在遊樂場的草坪上睡著了。因為沒穿學生制服也拔掉名牌,所以大家都找不到。我那天著急焦慮到連飯都沒吃,整個午餐到車子開動,兩小時行政人員全部都無法進食都在找學生。

從那事件開始,學校規定畢旅要穿校服。所以行政被抗議事項又多了一條。我只能摸著鼻子被罵,因為絕對不能說曾經有學生失蹤兩小時(在草坪上睡得很好)的案例。 說任何理由都不會被接受。也很難被原諒。

後來因緣際會我離開學校後,同事因事請假我就代替他帶學生去畢旅。不管有多麼細心,沒人出事平安回家了。我自己倒是暗地裡嚎啕大哭了。

因為那年的行程是車攏埔斷層。我是竹山人,我的親人在瓦礫中,傷亡慘重。重回傷心地,壓力。創傷。席捲而來。這些痛苦難過都只能獨吞,不能破壞歡樂的旅遊。

我在《當H花媽遇到AS 孩子》書中有說,學生還會邀你玩,玩到吐,學生吐我也吐。學生事前事後都會躁動難安,睡不著身心亂成一團。我身心俱疲。

曾經當老師害怕畢旅,曾經孩子被排斥參加畢旅。 我覺得任誰都要思考一下,如何體恤對方的困難和害怕。

曾有同事在畢旅第一天晚上接到母親病危,還得繼續忍痛把行程走完。 如果是我,我真的不敢想?

圖檔取自網路
是的,孩子有受教權,但一個班級的特殊生,有明有暗。家長老師都是人,易地而處。我們可以為對方為孩子做些什麼?

家長要老師保證,老師如何保證呢? 身為老師時的我,不敢跟家長們保證我帶出去玩的孩子安全無慮。同時我也不敢保證,我自己的孩子在我照顧下會安全,但我一定會用心守護。

不是呼口號。我的大學同班同學,非常要好的朋友,帶學生參加畢業旅行時旅行車翻覆,我的同學保護學生,身亡。40歲進了忠烈祠!! 緊要關頭我覺得我會跟她做一樣的選擇。

如果您認為我講的是特例。其實也沒錯。但能不能也可以這麼說? 每個班都有特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狀況跟行為,每個人也都可能是特例? 希望能藉此文,彼此同理對方,盡量互助。

想想看畢業旅行的目的是什麼? 在意的是能不能參加畢旅?還是學校對特殊生的態度? 您的孩子想去畢旅嗎? 如果孩子想去,是可以跟他從動機中交談,創造雙贏甚至多贏的可能。

也許運氣好就像我家的孩子一樣,心理師說參加畢旅的意義在於讓孩子知道他的『行為會對環境產生影響』,所以一定要讓他去,這麼重要的目標,我即便知道艱難仍然努力面對,從畢業旅行一場大亂鬥之後,孩子不但找到回學校學習的動機,後來還學會不輕易放棄。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