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7日

【虎媽變師姊】體悟之六-固執特質篇

常有人問我,亞斯伯格透過教養會不會變好? 我知道會越來越好,但今天我要說的是【特質會存在。同志仍需努力~~

102年6月5日早上記得哥哥出門前跟我說六點會回家。


下午兩點,突然有警察跟里長來找我。 說有人正在亞東醫院急救,身上有字條寫我的名字跟戶籍住址。 可我沒聽過這個人的名字,再加上正在開會, 所以口語確認不認識之後,警察就離開去尋下一個線索了。

六點,六點半,七點,七點半,我開始哭了。因為哥哥非常守時。若得晚回家一定會打手機知會。這次竟然沒留任何訊息。於是我找學校資源班老師,找教官開始尋人~~

八點。我已經焦慮到不行~~ 打手機給他發簡訊給他一如往常,他都不接。我猜他應該也一如過往手機是關機的。我開始害怕下午急救的人會不會是兒子,理智上我知道不太可能,但情感上我已經六神無主。也沒想到要撥電話跟亞東醫院確認名字。只是哭著著急著。

8:20我突然想到,如果他在電腦前寫程式,我可以發臉書訊息給他。我開始keyin我的焦慮。ㄟ?訊息有人讀取了。我請對方

回訊息給我。沒回,但訊息又讀取了。最後我跟他說,如果你在,一定要回訊息給我,一個字也好。訊息還是讀取了。但沒回音。

8:25教官打手機給我,說確認孩子在學胶。叫我放心。教官跟老師都叫哥哥打手機給我報平安,哥哥說:『不必』

接著我謝謝教官,在那同時收到兒子的簡訊,上面是一串密碼~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一串密碼是什麼內容。但肯定是有意義的數學字串~

9:30哥哥回到家,我的焦慮轉為憤怒了。大吼:『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焦慮?』哥哥面無表情。 我告訴他得讓我放心。『你告訴我六點要回家,結果八點半才離校,也不說一聲,那媽媽會有多擔心害怕,你知道嗎?』

哥哥說:『是你弄錯了,我是禮拜二跟你說六點』(對ㄏㄡ,他平常
確實禮拜三是八點半左右離校)

哥哥認為是媽媽弄錯時間,媽媽弄錯了。所以事情就結束了。沒必要打電話報平安。

這麼多年來,我持續教育哥哥要讓大人放心,但是每次都像在處理單一事件,我到現在都無法讓他明白,別人的焦慮是怎麼回事。他只覺得是我弄錯時間,他無需處理。他對於類似的事件很難類化,讓我再度有了體會。


這讓我想到某次大亞斯團體聚會中,有個青年會因為『車輛闖紅燈』而用肉身去擋車『這樣很危險ㄟ~』。
『但是司機不對阿,他錯了阿』
『你若被撞死了怎麼辦?』
那還是他錯啊
他只固執在『誰錯』的是非中,跟我的孩子如出一轍。『媽媽弄錯,所以不必理會』

基本上我很喜歡亞斯的誠實單純特質,但對於突發事故的理解跟處理能力薄弱,實在是讓我驚嚇不已。但虎媽不生氣了,我會再慢慢想想看能怎麼處理這件事。

先處理自己盡量避免弄錯,至於其他的來日方長。慢慢來。

..................................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